中新社北京7月10日电 题:从“非典”到“新冠” 持续18年的“爱心送考”

高考期间考生免费享受“专人专车”送考服务?北京考生小梁和小王就遇到了这样令他们难以相信的好事。

他说,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爱心送考”已成为全社会,各行各业共同参与的大型公益活动,越来越多的司机参与其中。目前我们车队有162辆车、213位司机,往后我们还会继续坚持下去。(完)

高考四天时间里,杜师傅没有让小王在“去考场的路上”多花一分精神,更没花一分钱,连油费都自掏腰包。小王父亲的心情也从一开始的将信将疑,转为最后放心地让女儿坐杜师傅的车往返考场,他对这位“的哥”充满感激。

最近,Snap的竞争对手Facebook也在吞并人工智能公司,作为开发和增强用户功能和创造新的盈利途径的手段。(小狐狸)

这位“不收车费”的出租车司机是北京北方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司机刘广水。他所在的北方共产党员阳光车队成立于2003年“非典”时期,车队成立后的第一次义务活动,就是为当时战斗在“非典”一线医务人员的子女送考,“爱心送考”活动迄今已持续18年。

小王的父亲感到不可思议,也许是遇到了“骗子”吧。“一开始对方并不信任我。感觉没有‘坐车不花钱’这样的好事,而且还是连续四天都不花钱。对方怕是遇到了‘黑车’。我就告诉他,明天你看到我的车,以及车上的‘北方共产党员阳光车队’‘爱心送考’的车证时,你就明白了,我是正规的出租车司机,坐我的车是绝对有安全保障的。‘爱心送考’是为了传递爱心,为社会做公益。”杜师傅说。

刘师傅选择把“爱心送考”车证摆放在车头最显眼位置,驾车主动在几个考场的附近“转悠”,目的就是为了免费接送需要乘坐出租车的考生。

与小梁约定好之后,刘师傅就暂停了每日的正常运营,只为他一人送考服务。每天早上刘师傅仔细做好车辆消杀,然后从自己家里驾车发出,到小梁家所在的小区门口接上他,再把他安全送到考场,单程大约18公里,每日来回两趟。“这位梁同学很过意不去,一开始非要给我结算车费。我就对他说,车费我不要,这是在做传播正能量的好事,是给社会献爱心,是为高考做贡献。”刘师傅说,“他听我这样说很高兴,不住地说感谢的话,然后还给我送了一大袋新鲜的水果。”

与小梁一样,小王也是今年的高考生。6日傍晚,她的父亲在家附近出租车司机集中停靠和休息的地方,询问高考期间租车事宜。正在一旁休息的北京北方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司机杜金民听到有人询问租车,而且是为了女儿未来四天的高考接送时,杜师傅二话不说就把这活揽了下来。

7日中午,结束完上午的考试后,考生小梁走出考场,为了节约中午休息的时间,他准备在考场门口的路边拦一辆出租车回家。很快,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见到他是从考场走出来的,司机师傅就着急地问他:“这几天高考你还要用车吗?”得到小梁的肯定后,司机师傅告诉他:“这几天我都来接送你考试吧。不收车费。”

“18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非典’那年高考期间送考的考生。她姓蔡,父母都是北京市垂杨柳医院的大夫。”北京北方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司机、北方共产党员阳光车队队长王建生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况:“2003年我们的车队只有数十辆出租车。当时是通过热线电话,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可以拨打热线,寻求车辆接送自己的子女参加高考。然后由公司统筹安排居住相近的司机和考生对接,一对一、点对点的义务送考。”

由于2020年高考仍处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多考生为了保证安全,避免聚集,选择乘坐出租车往返于家和考场之间。

这并不是Snap第一次收购专门从事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公司。今年1月,该公司以1.6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增强现实软件开发商AI Factory。

据悉,Voca.ai共有35名员工。在被Snap收购后,这些员工将全部并入Snap。